清明

最爱闪家小天使,专吃各种冷cp,最近对蝙闪无可自拔,自产自销,为人老司机 只为能艹小天使

清明无雨

清明过后就是雨季
灾难总是来的让人措手不及,或者说它本就早已潜伏在你左右,只等天时地利,时机已到将你扑倒。
狄仁杰出狱后十年在回到大理寺时,就已看不见那抹总是愿意在雨中穿梭的黑色身影 ; 也看不见昔日的大理寺。
大理寺,没人了。
裴东来死于焚尸案,沙陀也死于赤焰金龟。邝照陪尉迟走了,张训也随东来去了。自己,也只是孤身一人。
十年,是个很微妙的时间。
它足以让一切都尘埃落定。
北宋建立,大唐瓦解,李家灭亡,大理寺解散。
明是这般怀愁的晨昼,为何更显得美了?狄仁杰自嘲着透过桌子听着雨打到地面的声音,闭起双眼自问道。
是啊,自己应该高兴。
大人是解脱了呢,活着的人,可是要替死了的人继续受罪……
正如你所见。
虽然这里依旧竖立着大理寺标志性的莲花棋;
这里还有着来来往往的大理寺公差,但这里真的没人了。那些,只是自己的幻影而已。
现在的大理寺只不过是死神肆虐的修罗场。
阴沉沉的天,空气凝滞成赘,风沙刀子一般夹杂浓重的腥味席卷而来,尸体压压一片铺满地上,凝固的血附在四周,如同鬼魅的爪牙阴阴森森地冷笑,尸体的身上,贯穿着一把或几把刀剑,歪歪斜斜,雪亮的刀背上尽是溅起的血花,刀锋竟微微发钝。一个个原本鲜活的生命,用瞪得迸出血丝的眼,欲说还休地撕裂彻骨的痛楚,脸上早已苍白如纸,再不复生命的红润。
真是地狱呢,这里早已不再是黑色,而是赤,血的颜色。
还记得尉迟离开时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,大唐是天堂,但不属于天下的天堂。命运这次不限制你我的时间,但不代表它的耐心可以无限拖延。
那一晚,素来滴酒不沾的自己竟然破天荒的在院子里自斟自饮,望着那一轮皎皎的明月,如星之眸装载着让人心痛的落寞。院里无忧花的花瓣浅浅地落在他乌黑的发间,一切仿佛归于寂静。
人能成全的只是自己,责任太多,会垮。
这一世路上尉迟你风刀雪剑,下一生路上就让我陪你度过。
人生当真来如风雨,往如微尘,那该多好,到时我一定等你长发及腰,带你回家。
走也不得个清静,外面风起天阑,微微的响动,仿若谁在梦境中永世不绝的呢喃。
回忆是变相的自残,所以就忘了吧。
院子一角不知何时落了张信纸,年代久远,混在落叶中,虽被雨迹打湿,但字迹隽秀清晰如昨。
上面写着三个字,
清明节
尉迟,你可知今天是清明节。
尉迟,你可知今天是大理寺的最后一天。
尉迟,你可知从明天起,大唐,就没有大理寺了。
因为明天,大唐,就会灭亡了。而我,狄仁杰,也只是一个游魂而已。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JYiKz清明 转载了此文字